法家思想探索:《韩非子》联想之七【二柄】篇
   鞠姓家谱网 → 中华鞠氏论坛≡鞠氏文化≡说文解字法家思想探索:《韩非子》联想之七【二柄】篇

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评估帖子 回复数:0 | 点击数:88       
法家思想探索:《韩非子》联想之七【二柄】篇
鞠海峰
 



角色:管理员
等级:尚书
发帖:1411
经验:4543
金币:10684
注册:2006年11月30日
信息 日志 短讯 邮箱 好友 搜索 引用 回复 No.1

好长时间没有贴《韩非子》了,逐步补上

法家思想探索:《韩非子》联想之七【二柄】篇

 

《韩非子》第七篇是《二柄》,哪二柄呢?韩非同志说了“刑德”也,就是惩罚与奖励这两种手段,柄就是抓手,所以二柄篇可以理解为作为一个君王,要实现‘爱臣’、‘主道’、‘有度’三篇的理论和方法,就要抓住惩罚与奖励这两个抓手。

本篇分为三层阐述,第一段论述二柄的重要性;第二段论述使用二柄的第一个基本原则,即要“审核刑名”;地三段论述使用二柄的第二个基本原则,即要注意“二患”。

下面我们共同研读一下这三段,首先第一段开始。

一、二柄仅仅是抓手,不是根本

韩非开明宗义,说:“明主之所导制其臣者,二柄而已矣”并详细论述这两样东西君主要牢牢抓在手里,不能交给手下大臣。一旦交出去自己就被架空了,国家就要失控。为说明这个道理,韩非举了几个现实的生动的例子。

生动的例子是老虎和狗,老虎之所以能降伏狗,是因为有爪和牙,如果把老虎的这两样东西给了狗,那狗就会反过来降伏老虎。

现实的例子是春秋时齐国的大臣田常,把持了刑德中‘德’这个权柄,大权在握,杀了齐简公、拥立齐平公。好家伙,国君的任免最后都掌控在手了。宋国的子罕也是,这位仁兄对宋君说:“夫庆赏赐予者,民之所喜也,君自行之;杀戮刑罚者,民之所恶也,臣请当”,他掌控了“刑”,结果如何呢?结果宋君(宋桓侯)受到他的挟制。韩非进一步说了,如果刑德这两样权柄都被臣属把持,则国君‘不危亡者,则未尝有也’。

为什么会这样呢?韩非分析认为大臣们都‘畏诛罚而利庆赏’,谁掌握了这两样权柄,众大臣们就畏服谁,用韩非的话说就是“则一国之人皆畏其臣而易其君,归其臣而去其君矣”。这便是刑德的重要性和意义所在。

看完韩非的论述,我们细细思考,本人认为韩非说的还都是表象,二柄仅仅是抓手,不是根本。

一赏一罚看似简单不过,可就这么简单的事情古今君主都能做好吗?崇祯可是差不多做到了说赏就赏说罚就罚的,大明>朝还是亡了。看来问题不是这么简单,二柄在手就高枕无忧了。根本一失,多少抓手也无用。那根本在哪里?我们今天可以说得到多助、世道寡助,似乎一句话概括了,但总显得太过笼统,说白了还是君臣一心问题,不是一条心,臣子手里有没有二柄不重要,君臣为什么不能一条心了,即《孙子兵法》中说的上下同欲,从这个角度看问题,韩非同志给君主开出的药方似乎适得其反,臣子已经不能与君主同心了,你越是控制越出问题,是不是这样?韩非的祖国韩国我看就是这样君臣相互防控造成了逐渐衰落,当时的秦国可谓上下同欲,韩非没有看到这点,却把韩国的君主御下之术传过来,感觉事实上秦始皇是接纳了这种思想的,可结果呢?他在位时可以控制得住,他不在位了,偌大的秦王朝朝廷,就没有了一个能制约赵高的。所以看来,除君臣同心这个根本外,还有个朝堂制衡机制问题,除此之外还有什么?那我们就看看春秋时代的那些君主,一个个花天酒地肉食者鄙,所以才会出现有贤德的大臣通过‘德’收拢人心,否则靠给老百姓用大斗发粮食就收买了人心,这人心也太容易收了。所以说还是君主自身的问题。作为君主,如果你贤德你亲民,臣下取信于民最后都会成了给君主脸上贴金,你不贤德不亲民,这笔账自然就算不到你的头上,被大臣们独享。我看这怨不得别人。为了控制大臣,韩非出的药方实在令人无奈到无可奈何的地步,禁止大臣们贤德,禁止大臣们对老百姓好,这是办法吗?这是在缘木求鱼,舍本逐末。最后的结局必然是控制的越狠,越离心离德,越是埋藏着动乱的根由。

二、刑名的实际使用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

咱再接着看第二段,说的是君主要用好刑德二柄,首先要明确刑德的依据,即刑名,用现在的话理解就是组织职责和法律规章,以及臣下发表的言论,其实这相当于今天的任务指标及施政措施。然后君主看臣下的施政结果,“功当其事,事当其言,则赏;功不当其事,事不当其言,则罚”通过政绩考核兑现奖罚,这个办法看来没什么可诟病的,是十分正确的。但关键是看韩非下面说的:“故群臣其言大而功小者则罚,非罚小功也,罚功不当名也;群臣其言小而功大者亦罚,非不悦于大功也,以为不当名也,害甚于有大功,故罚”这个论述看似有道理,实则是十足的赏罚不公。下面我们具体掰扯掰扯这事,‘言大而功小’就是没有完成任务,理当受罚;‘言小而功大’就是超计划完成任务,你也要惩罚,而且美其名曰不是对臣下立下大功不高兴,而是这样的功劳与臣下的职责名分不相当,这样的功劳产生的副作用大于功劳本身。您看这逻辑,比岳飞的‘莫须有’算是‘须有’啦,还不如直接说严格控制功高震主更直接。如此惩罚谁还敢为君王多立功劳,这样的惩罚基本上是自毁长城。

其实,惩罚‘言小而功大’也不是像我上面说的一无是处,它也有它起作用的时候,只不过超出它的适用范围就是错误的,韩非那个时代还不能明辨这个道理,这是历史的局限性咱不能苛求,但今天的领导如果还这么简单的看问题,那就太粗鄙了。

第一、 惩罚‘言小而功大’与欺上瞒下现象。比如一销售员,故意隐瞒市场,年初签订了一个容易完成的目标,到年末一算,大大超额完成任务,获得了大量超额奖励。这就是问题,是应当加以控制的。

第二、 惩罚‘言小而功大’与交叉管理幅度。大家都知道管理即讲刚性,也讲柔性;即讲科学,也讲艺术。所以在职责划分时,为保证部门间的协同合作,在有的职责上就适当保留一定的职能交叉。在这个交叉范围内,大家分工不分家,有越位行为是好的。比如生产和技术,科研与营销等都存在这个现象。但超出这个范围,就不好了,稿科研的把营销工作、市场调研、市场开发、新产品推广全做了,这一定有问题,里面一定有猫腻。这是不应提倡的,应当加以控制。

韩非那时候不懂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道理,所以不加细分的一盖惩罚,不精之至也。也埋下哀怨的种子,大家都谨小慎微,谁敢全心全意为君王着想,别想啦,那不是你的职责,君王得好了,小心自己被处罚。所以,韩非举的那个例子,实质就不是个法治管理问题,韩昭侯喝醉睡着了,为他掌管帽子的侍从给他盖上衣服,这位昭侯不愧是韩非老家祖国的君主,深得法家术派的思想精髓,醒来细问谁给他披的衣裳,结果掌管衣服的侍从被惩罚,而给他披衣服的管帽子的侍从也受到惩罚,大家就不明白了,于是昭侯同志就说出了上述韩非讲的道理。其实这根本就不是道理,这和曹操谓左右:“我老曹梦中好杀人,我睡着了你们谁也别近前”是一个性质,防备别人加害自己而已。就这点私心被韩非写的上纲上线很伟大:“臣不得越官而有功,不得陈言而不当。越官则死,不当则罪”。如果按照这个道理,董存瑞主动出击支援兄弟连队的阵地不但不应嘉奖,而应当枪毙。真理披在私心的身上,就是扭曲的谬误,它不再是真理。越官而有功不能简单的评判其对错,有对的,也有不对的,那什么是衡量标准?很简单,邓小平公的“黑猫白猫论”和“三个有利于”思想就是衡量标准,值得我们深入系统的思考。

三、“去好去恶”解决不了“二患”问题

最后看看第三段,在把握刑名的同时,韩非还告诫君主要注意二患,‘任贤’和‘妄举’,任贤就是任用贤能,妄举就是轻率任命。妄举子不比细说,韩非这里用大量笔墨描述任贤的问题,他把臣下看君主的脸色喜好行事归罪于君主任贤,明显的谬论。感觉这里韩非就没说清楚,并且站在君主私利的角度,不辨好坏,不分好坏,只管是否对君主有利与否。并且没有将君主的喜好做好坏的分别,不分好的坏的一律否定掉,并建议君主要“去好去恶”,以为这样才能杜绝臣下按照君主的喜好掩饰粉饰自己,这种办法基本上是按下葫芦浮起瓢,盖住这个问题,露出那个问题,根本上就不是办法,事实上也做不到,当然如果君主是个神仙那领导别论,否则就是一厢情愿的主观想象。

事实上君主的喜好也具有两面性,好的作用应当提倡,坏的应当摒除,如此而已,就这简单的道理被韩非扯的糊里糊涂,“越王好勇而民多轻死”这有什么不好吗?民众多勇敢之士有错吗?当然这种勇敢都用来犯罪和反国家那是你统治者统治无能造成的,不能归罪于勇敢。“楚灵王好细腰而国中多饿人”,这就不好了,但这也得看什么时候,放到今天,众女士都减肥也不错。再看这句最后点题的:“故君见恶,则群臣匿端;君见好,则群臣诬能”,颇值得商榷,君主不喜欢的东西如果是错误的或者是陋习,群臣跟着不敢喜欢,这不也很好吗?君主喜欢提倡什么,大家就都积极表现也喜欢什么,如果这种喜好是好的,正适合弘扬,有什么错吗?所以说,这个问题只有事物本身的好坏之罪,没有君主喜好之罪。一群臣属心中没有贤德品质标准,完全看君主脸色喜好行事,这正是不任贤的恶果,如果是贤德之士,必不是阿依奉承之辈,韩非这里的用人治国思想基本上属于糟粕。




还是喜欢这句:把酒时看剑、焚香夜读书。
2018/12/18 18:16:10
编辑 删除 IP:已记录
收藏帖子 | 取消收藏 | 返回页首 
鞠姓家谱网 → 中华鞠氏论坛 - Powered By BBSXP
Copyright 2005-2006 『鞠氏家谱网』
Powered by BBSXP 7.00 Beta 2 ACCESS © 1998-2006
Server Time 2019/3/22 21:23:45
Processed in 0.70 second(s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