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转载)《洪湖赤卫队》原创作者鞠盛先生缘何湮没无闻美名不彰?
   鞠姓家谱网 → 中华鞠氏论坛≡资料赞助≡鞠氏名人(转载)《洪湖赤卫队》原创作者鞠盛先生缘何湮没无闻美名不彰?

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评估帖子 回复数:0 | 点击数:40       
(转载)《洪湖赤卫队》原创作者鞠盛先生缘何湮没无闻美名不彰?
鞠海峰
 



角色:管理员
等级:尚书
发帖:1412
经验:4548
金币:10689
注册:2006年11月30日
信息 日志 短讯 邮箱 好友 搜索 引用 回复 No.1

<div class="text-title" style="border: 0px; margin: 0px; padding: 0px; font-size: 12px; position: relative; top: -6px; color: rgb(102, 102, 102); font-family: "PingFang SC", Arial, 微软雅黑, 宋体, simsun, sans-serif; background-color: rgb(255, 255, 255);">

《洪湖赤卫队》原创作者鞠盛先生缘何湮没无闻美名不彰? 

<div class="article-info" style="border: 0px; margin: 0px; padding: 15px 0px 0px; font-size: 14px; line-height: 20px; color: rgb(153, 153, 153);">2018-04-25 18:44电影/诗词/诗人</div></div>

近日与“不老的爱情”电影摄制组制片人、导演、编剧一行,拜会了97岁高龄的中国电影出版社离休干部、知名剧作家、诗人鞠盛先生。交谈中得知他撰写的电影剧本《洪湖水》及其《洪湖母子》,原来是红极一时的《洪湖赤卫队》原创剧本,鞠盛先生湮没无闻美名不彰,我深感不平。

这位老剧作家1940年参加新四军,1942年加入共产党,编过战歌,当过记者,上过抗日前线,一身正气。但在反右派和文革中历尽磨难,在80年代后,经过20余年的申冤,2005年终于平反昭雪,并恢复了组织关系。但他早期创作的《洪湖水》在交给文化部陈荒煤先生之后,就石沉大海。他的剧本经过别人创作,改编成目前流行的《洪湖赤卫队》,但他的名字,却已湮没无闻。

笔者非常荣幸看到了《洪湖水》的原稿,其中有“洪湖水,浪打浪”的歌词,可见鞠盛所言并非虚言。

《洪湖赤卫队》红极一时,而原创作者《洪湖水》及其作者沉寂多年。笔者为此深感不平,在此呼吁希望媒体与有关部门对这位抗日老兵、知名剧作家、诗人鞠盛先生引起重视与关注。

附录一:

位卑未敢忘忧国

——97岁老诗人鞠盛先生在京舍家办诗词事业工作室

97岁高龄的著名诗人、中国电影出版社离休干部鞠盛先生与93岁的夫人杜惠芬女士,四年前舍家共同在京创办的鞠盛杜惠芬诗词事业工作室,吸引了不少全国慕名前来造访的诗歌爱好者与社会各界人士,令每一位来访者无不感动万分,钦佩不已。

鞠盛先生,1922年生,江苏靖江人。1940年参加新四军,194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1944年结婚成家。他是剧作家,但他的诗词造诣,炉火纯青,是中华诗词学会的发起人之一。作品有《疯妇》(短篇小说集)、《孙中山诗传》、《千古功臣——张学良将军之歌》、《李自成后传》(长篇叙事诗)、《沧江一柱——靖江人民抗英记》(话剧)、《生祠记——岳飞渡民》(电影剧本)、《风月同天——鉴真大和尚传奇》(电影剧本)等。

鞠老是一个传奇人物,年轻时就读于北京电影学院。他是一位剧作家,据说电影《洪湖赤卫队》,蓝本就是他创作的剧本《洪湖水》,后来运动频繁,他被湮没无闻。但他的剧本手稿,我是亲自见过的,保存至今,幸甚至极。他写《孙中山诗传》,先后出版了四个版本。拜读其修正稿,得以先睹为快,作品气势磅礴,哲理深邃,诗如其人,人如其诗。大地出版社将隆重推出,可谓是史诗巨制,光耀中华!

鞠老心系两岸,他用诗歌,吟诵张学良先生,褒扬郑成功、施琅等爱国志士,他曾对马英九先生寄予厚望,但终究免不了失望。他以匹夫之责,竟然想主动请缨去台湾说服陈水扁先生,劝他以民族大义为重,期盼两岸早日统一,终究位卑言轻,未能成行。三年前,台湾政权轮替,恰逢国民党、民进党、新党,角逐“总统”宝座。他关注时事,忧心如焚,废寝忘食,搜集史料,研判舆情,审时度势,对台独分子嗤之以鼻,恨之入骨,却义无反顾地力挺刚正不阿、坚守正义的台湾“巾帼英雄”、国民党主席洪秀柱女士。他致信洪秀柱,为她加油鼓劲!一切难解我之忧,唯两岸和平统一方可解我之忧也!一位97岁的老诗人,道出了亿万炎黄儿女的心声!他情系两岸,孜孜以求,拳拳之心,惊天动地。

1951年,他在武汉撇家舍业,北漂京城。1952年,鞠老曾在北京电影学院读书深造。后来下放地方,离开北京。为了追求事业,1987年,他再次北漂京城。他与老伴无职无业,没有生活保障。他早期参加新四军,参加共产党,解放后,运动频繁,他历尽磨难,年逾六旬的鞠老夫妇,为了追求民族大义,为了弘扬诗词文化,矢志不移,无怨无悔。

鞠老一心于文艺创作,两耳不闻窗外事。鞠师母做保姆打工挣钱维持生计,是她帮人打毛衣赚手工钱,是她到大学食堂捡拾学生丢弃的饭票,是她在社区捡废品卖旧书……为了全力投入创作,他们耽误了生儿育女,事业就是他们的儿女,事业就是他们的生命。他搜集孙中山资料堆积成山,孙中山所到之处,无不一一访问,大江南北都留下了他的身影。多少个不眠之夜,他呕心沥血,绞尽脑汁,搜肠刮肚,反复修改,30余年如一日,终于修成正果。

鞠老侠义肝肠,师母说起了前几年,鞠老回到家乡靖江,到邻县兴化县民间采风,遇到了一位素不相识的诗人苍鹤仙先生。他们一见如故,鞠老对苍老的诗作,赞赏有加。当得知苍先生出版有困难时,他毫不犹豫地从自己积蓄中,拿出6万元钱,支持这位诗友,把诗歌拍摄成制作成光盘,流传于世。他提携后进,更是不遗余力,不少年轻人,都在他帮助下,走向了成功!

鞠老出书并不为名,他说:“一是孙中山是百年一出的伟人,值得我为之作传讴歌;二是我作为一个老党员,想借助海峡两岸对于中山先生的共同感情,为祖国统一尽点绵薄之力,三是弘扬中国古诗这一民族文化瑰宝。”

一位诗友、香港企业家多年前,为了支持他们的事业,曾资助他们买了一套房。鞠老说:“我已经97岁高龄,总有一天要走的。我把别人支持我事业而买的房子,租掉、卖掉,不仁不义。”四年前,他们搬住养老院,又投资了一笔钱,把原有的房子,改成鞠盛杜惠芬诗词事业工作室,把他毕生的珍贵资料、手稿、藏书,全部整理归档,无私奉献给社会,供研究界参考,并委托一位志愿者李疆先生,照料打理。鞠老嘱咐李疆说:“你一定要帮我负责看管50年,让天下更多人重视诗词文化,来完成我未竟之事业!”

鞠老是一位纯粹高尚的共产党人,一位大彻大悟的佛菩萨,是一位坚守忠信仁义的儒者!我们的国家,人人学鞠老,何愁国家不富强?我们的世界,人人学鞠老,何愁天下不一家?我们衷心祝愿鞠老,永葆青春,宝刀不老,精神不朽!但愿这位感动中国的中华诗翁,但愿这对“钻石之恋”的革命夫妻,晚年幸福,事业竟成!

附录二:

2001年10月17日《中华读书报》记者裘寅有关鞠盛先生的新闻报道

革命老人血泪长诗何时付梓

“侯门深似海,书投如沉石”,这是80岁的革命诗人鞠盛在他那部耗费 整整15年光阴的《中山颂——孙中山诗传》中描写孙氏上书李鸿章未果之事的一句,可是这位两鬓霜白的老人却怎么也想 到,这句话竟成了他书稿命运的真实写照!

“自从1987年平反后,我没有向国家要过一分工资,没有工作单位,没有劳保,没有住房,我十多年来 经济损失至少有几十万,但我从不去争这些,因为我要用自己的余年完成我一生最大的心愿,卧薪尝胆15年写就《中山颂》,可是即使我不要稿费却还是难以出版!”这位参加过抗战、写过《苦难的历程》、《洪湖水》(《洪湖赤卫队》的原创)等著名剧本,老人无奈地说。

这部长达7000行的五言叙事诗,是鞠老先生在1966年初版的基础 历经坎坷的呕心之作,可以说字字血泪、叙事精确、气贯长虹、波澜壮阔,虽用古体,但实多创新,当得起“千秋之作”,足以流传不朽,可谓当代史诗!

没有子女的鞠老先生,靠着诗友们的救助生活,老伴微薄的收入和自己不多的稿费根本无法维持基本的生活。15年间,光家就搬了十几次,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“在北京流浪,在北京逃亡”,现在住的房子也是一位香港诗友代购的,而且“家里的所有东西都是别 送的。”先生为中山作传,却连一套《孙中山全集》也买不起,先生最大的一笔7000元的稿费则全部充当了去中山市采访的路费,而那时他早已年过古稀。为了写书,老夫妇曾被人骗走了全部的救命积蓄;为了写书,不会电脑的他还特地雇了一个人给他打字。诗作已改了40余稿,每次都要寄出近百本征求意见 光是得到的反馈就多得够出一本书!

当谈到鞠老面临的最大困难是什么时,老人却动情地说:“最大的难处不是没钱看病,也不是居无定所,而是怎样对众多的历史素材进行取舍,怎样把诗的结构处理好,怎样做到既不拔高,也不贬低。孙中山说修一条铁路比他当大总统还高兴,我改一个字比拿一万块 还高兴!”

但是一说到诗作何时出版时,老人就高兴不起来了,“1966的港版和1996年的新华出版社的版本都是一个香港基金会资助的,而且都只是初版,在艺术造诣上根本没法和现在的相比,可是目前国内只有两家出版社与我谈过,一家出版社只对该书能否改编成诗剧并发行VCD等感兴趣,对于出书却反映冷淡;另一家出版社开始说得很好,到临了却要我自己负担5万元,我哪里拿得出来?!我出书并不为名,一来孙中山值得我为之一传,二则作为一个老党员我想借海峡两岸对于中山先生的共同感情 为祖国统一尽点绵薄之力,并且弘扬一下中国古诗这一民族瑰宝,所以我可以分文不取,但是却还是无人问津。”

(该报道发表后,党建出版社帮助鞠盛先生出版了该书。)

(鞠盛杜惠芬诗词事业合作咨询热线13051818154)




还是喜欢这句:把酒时看剑、焚香夜读书。
2019/4/10 15:17:48
编辑 删除 IP:已记录
收藏帖子 | 取消收藏 | 返回页首 
鞠姓家谱网 → 中华鞠氏论坛 - Powered By BBSXP
Copyright 2005-2006 『鞠氏家谱网』
Powered by BBSXP 7.00 Beta 2 ACCESS © 1998-2006
Server Time 2019/5/21 1:37:59
Processed in 0.79 second(s)